新聞中心

新聞詳情

為什么《中國機長》讓博納叕逆襲了?

分類:
新聞中心
作者:
來源:
2019/10/11 14:46
評論:
【摘要】:

 

最近幾年的重要檔期,博納總會有幾部作品,開始并不被特別看好,但是到了后半程漸入佳境,靠著觀眾緣逆襲票房。

 

前幾年有《湄公河行動》《澳門風云》,最近有《紅海行動》《無雙》,因為逆襲次數太多,很多人都覺得博納的電影不逆襲才奇怪。

 

這個十一長假上映的《中國機長》又開始了逆襲的進程,本來最初預售的票房和假期開始的排片,都是落后于《我和我的祖國》,但是這部戲票房漸入佳境,不但依靠排名第一的上座率,把排片差距逐漸縮小。而且還在單日票房上開始反超。

 

這就讓柚子君想搞明白一個問題,為什么博納可以習慣性逆襲。

 

首先這些電影有個功能共同特點,導演都是香港人。香港導演確實非常擅長講故事,而且特別尊重類型片創作規律,什么時候該開打,什么時候該煽情,打怎么打,煽怎么煽,都像公式一樣準確直接,絕對不擰巴。

 

就拿《中國機長》為例,第一個場景就是張涵予在凌晨起床,他先是在淋浴的時候練習憋氣,這其實是為之后飛機出事,他如何在缺氧的前提下依舊可以沉著駕駛埋下伏筆。

 

然后就是告訴觀眾今天是他的女兒生日,他要在飛完航線之后陪女兒慶生,臨走的時候,他還把弄歪的氣球正了過來,這些細節都體現出他是一個顧家成熟穩重的男人。

 

也只有這樣的男人做機長,才可以讓觀眾放心。像好萊塢《迫降航班》里面丹澤爾·華盛頓那樣酗酒吸毒的機長,人物性格倒是豐滿了,但是觀眾沒法放心,也不符合這部電影的調性。

 

 

香港導演當然知道多層次多維度的角色更有意思,但是面對這樣一個任務和題材,他們絕對不會擰巴,應該怎么來就怎么來。

 

《中國機長》另外一個亮點,就是作為一部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,在很多細節上都是和真實故事完全一樣的。比如航空公司的名字、飛行員出發前的所有準備工作、地勤保障和空軍部隊的工作流程,基本上和現實都是一模一樣的。平時大家坐飛機不會看到這些,但是當這些細節都非常專業真實地展現在銀幕上的時候,就確實會給觀眾帶來一種身臨其境的感受。

 

而且因為整個飛機玻璃爆掉、返航的時間并沒有那么長,所以如何填滿一部120分鐘的電影,就需要導演動用自己的導演技巧和想象力。本來起飛前的準備是枯燥的,但是當觀眾看見那么多與自己有關,但又陌生的流程展示時,就不那么枯燥了。

 

而且起飛前還鋪排了乘客的各種反應,各種性格,這些人在飛機出事之后都有不同的展現,在落地、經歷生死過后,這些人自然也都有了一定的成長。

 

還有就是機組人員的性格展示,歐豪的莽撞、袁泉的沉穩、張涵予的冷靜……都一點一點在故事里鋪陳出來。前面半個小時的時間,雖然飛機沒事,但是故事要交代的信息一點不少。

 

《中國機長》另外一個特點就是想象力,這樣一個真實事件改編故事,如何利用想象力,合理制造戲劇沖突呢?

 

其實整個電影都特別尊重事實,只有兩點。一個是飛機飛行過程中沒有遇到云,一直都是很晴朗的,但是電影中設計張涵予在一大片烏云中找到一個突破口,飛出了包圍圈。一方面這讓故事更加刺激,另一方面也展現了張涵予這個機長的沉著和專業。

 

還有就是袁泉面對乘客混亂時候,一段非常有說服力的演講,首先要說的是,其實飛機出事的時候,沒有那種特別豬隊友鬧事的乘客,但是如果真的那么拍,機艙里沒有矛盾,也就沒”戲”了……

 

很多人覺得袁泉在這部電影里特別壓得住場子,也是因為她出色的臺詞功底,以及戲劇高潮把她推到了這個位置上。還有一個原因就是,機長一直在開飛機,都是靜態的“動作”,所以袁泉的臺詞,等于是把靜態的東西變成了動態的表達,讓故事更好看。

 

《中國機長》另外一個特點就是對于眾生相的表現,有人覺得這些地面上的人是浪費時長,柚子君覺得一部分鏡頭和人物確實沒必要,但是一些人物的狀態,以及他們生活中的常態,恰恰和飛機上的緊張刺激形成了鮮明的對照,這種節奏的不斷變化,一方面讓觀眾感覺故事更加刺激,另一方面也會讓人感知到飛行員生活化人格化的一面。

 

所以對于《中國機長》為什么可以逆襲,柚子君一點不覺得意外,因為這部電影是在這個檔期的作品中,敘事最完整,也最符合觀眾觀影期待的一部。說到底,普通觀眾看電影還是看完整的故事,視聽強刺激,準確的情感,以及導演精彩的調度。這幾個環節《中國機長》都有。

 

為什么博納叕逆襲了,其實回過頭來看他們的電影,就會發現絕大多數都是服務于廣大普通觀眾的,開始的時候可能到達率和影院的預期不夠,但隨著觀眾用電影票來投票,自然一切都水到渠成了。

 

博納業務

聯系我們

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三豐北里1號悠唐國際A座18層
郵政編碼:100020
電話:010-56310700
郵箱:bonafilm@jie92.cn